黑人好写起人形,欲图景叔,以访之家。景叔曰:“我形俊也,不烦耳。”黑人曰:“景叔有缺,为眼尔。但明点童子,飞白拂其上,使如青云之蔽日,以更俊。”景叔曰:“不必,谢意。”而关门也。黑人扫兴而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