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人有一友,名何景叔,常互谈,互打,互励。
一日上课时,黑人与何景叔窃谈,遭师责,二人耻之;次日秋游时,黑人与何景叔常打于车内、游时,常逗人乐也;后日,黑人与何景叔常互励,绩不分上下,师常扬,二人乐乎。
善对好友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