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涂的星球

黑人传(九)

黑人幼时,堂上师问黑人:“一合一等何?”黑人搔头:“不知。”师大怒:“竟不知?返家问!”返家,黑人父躺椅观球赛,黑人往问父:“爸爸,一合一等何?”刚球进,父大曰:“球进也!”黑人而知:“一合一等球进也!”少选之间母正于家门外与邻家吵,黑人往问母:“妈妈,一合一等何?”母曰:“脑疼!”黑人而知:“一合一等脑疼。”一时后,黑人见爷观抗剧,黑人往问爷:“爷爷,一合一等何?”爷曰:“八嘎呀路!”黑人而知:“一合一等八嘎呀路!”
黑人忆哥曰:“哥亦智士哉!当问之!”黑人奔往哥之房,不料推门,踏哥之蟋上,曰:“哥哥,一合一等何?”哥怒曰:“汝踩之也!”黑人畏而逃,知:“一合一等汝踩之也。”黑人逃入姐之房,曰:“姐姐,一合一等何?”姐与男友通话也,曰:“亲爱的,等君之。”黑人而知:“一合一等亲爱的,等君之。”
第二日返校,黑人想:吾知此多答案,师定赞之。达校而师问黑人:“一合一等何?”黑人曰:“球进也!”众人大惊,师问:“汝怎何样?”黑人曰:“脑疼!”师再问:“何人授汝也?”曰:“八嘎呀路!”师气而曰:“寻母来校!”黑人领哥怒:“汝踩之也!”师满红,恼羞成怒:“汝往办公室站也!”黑人自走至门口,回首而领姐柔:“亲爱的,等君之。”
师气而晕之。

1 评论

  1. 本篇是黑人传最精彩的一篇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