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人考试,其师旁监。黑人欲弊,取书岀而无料其师见之,将书收走。黑人气,竟起身曰:“汝何由可收吾之书?”其师听之,同气也,曰:“考试阅书可行?汝竟敢口岀狂言,大反。取消考试资格,0分判之。”黑人悲痛欲绝,无奈而反家,悔。

(作者:沐泽,阿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