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人恒纵酒放达,时脱衣裸形在屋中。友见讥之,黑人曰:“我以天地为栋宇,屋室为衣,诸君何为入我衣中?”众人皆无语而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