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日,黑人与其友辩日,一智者路过,问其曰:“为何辩日?”

黑人曰“我以日非火球,而为一硕大之灯泡。”其友曰:“我以日非灯泡,而为一大火球。”

黑人曰:“晨时日灯即开,发出其耀眼之光芒,至晚便关之,不复发光。”其友曰:“日中时如火般极热,晚时即躲藏之,凉也。”

其智者笑曰:“黑人谬矣。”黑人即起身插话道:“为何?”“至夜其黑,不需关之,因汝甚黑,以可充当!”

黑人气,其友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