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人弹琴,其友听之。方弹琴而志在大海,其友曰:“善哉乎弹琴,汤汤乎乎若大海。”少选之间而志在清风,其友曰:“善哉乎弹琴,幽幽乎若清风。”黑人复志在己身,其友笑曰:“善哉乎弹琴,黑黑乎若墨水。”黑人气哉,破琴绝弦,终身不复弹琴,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。

(作者:沐泽,阿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