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骄阳悬空之日,黑人于家院品自远西国度而来之臻味——“巧克力”。众友见之,捧腹大笑。黑人疑曰:“尔等为何发笑?”一友曰:“汝乃食己也?”遂黑人恼羞成怒,满身通尿。

作者:景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