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人与友常玩一戏:摸头。故黑人常曰:“脑疼”或“脑坏”。
一日课间,黑人闲走,友涂见之,趁黑人不知意其间,摸黑人之头。黑人大惊,曰:“嗟乎!脑疼”,便满身通尿。余生见之,拊掌大笑,使黑人羞。